可以食用的团子

秦吟南

瞎写。

我该回去了

写手挑战
以下任一句子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我该回去了

       周洲的心情很好,因为今天他要和他的男朋友约会。为此他专门买了一套新衣服还偷了他哥的须后水喷在耳后,等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干净清爽才满意的出了门。
        周洲走到了游乐园门口才发现自己两手空空,‘要不买朵花?可方毅会不会不好意思啊。’在买与不买的纠结中,一辆路过的小推车让他眼前一亮,于是到了地方的方毅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种景象:周洲,他的男朋友,脸上带着快咧到耳后的笑容,手里抓着一个巨大的米奇头棉花糖。他有些无奈但心底又泛起丝丝甜蜜,收了收不自觉扬起的嘴角理了理衣摆确定很完美才迈开步子。
        周洲老远就看到了方毅,满脑子都是‘男朋友真好看,想日,白衬衫牛仔裤他怎么就穿的这么好看,身材真好啊,扒光了会不会更好看,靠要硬了,现在订个房间还来得及吗’“周洲?”清亮的少年音把周洲拉回现实,却猝不及防地撞进一双揉进碎星的眼睛,他下意识地就拿棉花糖挡住了自己通红的脸。方毅有些哭笑不得的拿开棉花糖挥了挥门票示意周洲该进园了。
         方毅有些吃味的发现一直黏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转移到其他地方了,顺着看过去是响着音乐灯光闪烁的旋转木马,‘他想玩这个吗?’方毅有些迟疑的领着周洲走了过去。周洲抓着杆盯着坐在前面的方毅被风吹起的衬衫下露出的一小块皮肤‘靠,腰真细啊握起来很爽吧,还很白,吻的重点会有印子吧…’周洲一边想着,一边掏出手机果断地订了个酒店。
         周洲本来想坐个摩天轮感受一下最高点情侣接吻永不分开的传统,想了想自己做这小女生的事情就一阵恶寒,果断的选择拉着方毅去坐过山车。过山车行到最高处猛地下滑时,后排的尖叫声和耳边呼啸的风声也挡不住方毅的一句“我爱你”,周洲听了便大声喊道:“方毅!我爱你!”
        等两个人将游乐园玩了个遍,天色已暗,周洲一边快速解决着面前的情侣套餐,一边思考待会儿回酒店是直奔主题还是矜持一下。想着想着思想就朝着爱情动作片一去不复返了,差点儿废了周洲一条内裤。
        方毅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有些心猿意马地看着雾蒙蒙的玻璃后的人影,手上的遥控器随意的按来按去。浴室里的周洲盯着架子上酒店贴心摆放的各种size的套,‘我上他啊还是他上我啊,算了他愿意的话我上下都行,我靠这里没有润滑液还怎么能来一发,算了我温柔点温柔点’周洲一边碎碎念一边麻利的围好了浴巾。
        一走出来周洲就被推到了墙上,还未反应过来方毅的唇就覆上了他的唇,一时间两个人吻的难舍难分,就在天时地利人和十分适合来一炮的时候方毅猛地推开了周洲走到门口,周洲想‘噢他害羞啊,要关灯,关灯也行够刺激。’下一秒周洲就从自己的梦里惊醒,因为他听到方毅说:“周洲,晚安,我该回去了。”

秦吟南
2018.8.12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以下任一句子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现在是2018年8月11日晚上十点钟。
          五分钟前天上仅仅只是飘着乌云,而现在雨点已接连不断的砸在窗上。顾奕站在阳台来回踱步,不时透过雨帘盯着大门口,没有人。如此了有四十分钟,顾奕像泄了气的气球瘫坐在地上。
        今天是他和王晋的恋爱三周年纪念日,若是往年这个点,他早已和王晋吃完饭看完一场无聊的爱情片滚到床上翻云覆雨了。可今天不同,墙上挂钟的指针一圈就快走完也不见王晋的身影。都是他的错。顾奕点了根烟坐在地上用头轻轻撞了撞墙这么想到;今天早上两人在门口分别的时候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拌了几句嘴,这倒也没什么,可顾奕这暴脾气也不知怎的当时就撂了句话“王晋你可真够烦的,我真是受够了你的婆妈样!”“也不知道一开始是谁烦的谁。”轻飘飘的一句话此刻回想起来就像一记重锤砸在顾奕心上。
        是啊,一开始不就是他顾奕死乞白赖的吗,一直以来都是他顾奕烦人啊。没等他胡思乱想完,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就传了过来。顾奕赶紧爬起来跑向门口,不过几秒他的手已经握上了门把,他不敢用力,他害怕门开了以后面对的是王晋面无表情的脸和分手的话语。
        算了,去他妈的,分了我再追回来。钥匙旋开锁扣的声音打断了顾奕的内心活动;门开了,是王晋,抱着一大捧玫瑰湿漉漉的王晋。看着顾奕愣神的模样,王晋叹了口气就单膝跪了下来,“顾奕,我早上说的是气话,就算是真的,我也乐意你烦我一辈子。三周年快乐,还有,顾奕,和我结婚吧。”说罢,王晋将玫瑰花束最中间的小盒子打开,一对镶了细钻的戒指衬着家里暖黄的灯光暴露在顾奕的眼前。“我其实没想这么快就求婚的,可你早上那句话让我很害怕,害怕你会从开始嫌弃我到决定离开我,于是我一下班就买了花订了戒指,本来想以最好的样子见你,可没想到半路堵车跑到路口还下雨了,真是糟糕透了,不过还好,还好你还在家等我…”顾奕拿起戒指套在王晋手指上的动作及时的制止王晋再说下去,王晋有些想哭,因为他听到顾奕说:“王晋,我爱你,我们结婚。”
         顾奕躺在床上看着两个人交扣的手上同款戒指忍不住扬起甜蜜的笑容,一直注意着他的王晋有些动心的凑过去啄吻他的嘴角。他们就被这两个小小的指环连在一起,这一连可就是一辈子啊。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秦吟南
2018.8.11

魔王与龙

          魔王住在雪山顶的城堡里。他有一头金色的长发和镶嵌着水晶球一人高的魔杖,看起来似乎是童话故事的标配。但魔王没有臣服于他的一大群森林居民,也没有召唤出来的十几只魔物,更不会像巫师一样在黑暗的房间里围着一口大锅熬些莫名的药水;他只有一名黑发红瞳的侍从。
        魔王午睡的时候通常是在窗边的躺椅上,阳光总会透过侍从合上的纱帘投在魔王的睡颜上。金色的长发随意的铺在软垫上,犹如蝶翼的睫毛乖顺的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形状姣好的唇被零星的阳光照射显得更加红润,这让侍从忍不住俯身偷了个吻。
        侍从每隔几天就会下山补给一次,魔王一般会斜靠在榻上挥动魔杖,一小团雾气散后,侍从的身影映在水晶球上,也刻在魔王的心里。他盯着那个采购的身影思绪纷飞,当初在森林里捡到这个小孩时候也就觉得有个伴挺好的,怎么也没想到这一王一仆的关系倒也维持了个百年。
        安稳的日子过惯了,总会有找茬的。邻国的君王被这太平盛世冲昏了头,权杖一挥就下了个号令;国内所有的勇士为了那莫须有的魔王的“宝藏”,举盾骑马手持长矛,冲向雪山。一路上他们挥舞着火把长矛,把山下扰的过分喧闹。
         人类总是有着莫名的自信和勇气。魔王和他的侍从站在山顶如是想着。他有些不耐地举起魔杖,想要快些结束这场蠢货导出来的闹剧,咒语还未从唇中吐出,身旁人的一句“王” 就让他闭了嘴。
        魔王抬手抚上侍从的脸庞,吻上了那张唇;侍从的红瞳瞬间放大变为金色,被他的王抚过的脸颊冒出了鳞片, 小心翼翼环上魔王腰肢的手同踩在白雪上的脚化为巨掌,挣出衣服的巨大龙翼虚罩在二人头顶。一吻结束,巨龙嚎叫着在城堡上空盘旋似是宣战,几声巨吼它飞向山脚,为他的王铲除杂碎。
        魔王的目光自巨龙展翼飞天就未曾离开过。他说“我的龙,我的‘宝藏’。”

秦吟南
2018.8.10

“废物,躺下。”

木森最近有个让他很头疼的事。

按理来说,他有一个运营正常的酒吧,有两三个可以一起喝酒吃肉打游戏的兄弟,每天过着轻松的小日子,没有什么可烦恼的;更何况他还有个极其优秀的男朋友。

可这烦恼就是出在他的男朋友――江浩身上。每次木森表达出“翻身做主人”的意图,江浩总会拿一个绵长的吻来打消这个想法,谁上谁下的问题解决了,总得有几场性爱来调味生活吧。可两个人在一起已经一年了,到现在也只是拉拉小手亲亲小嘴,最多扒了衣服啃两口的进展;想想江浩的吻技和在自己身上挑火的模样就不像是没有技术的样子;偶尔擦枪的时候也看过江浩的大宝贝也不像是不行。可这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啊,木森也不是那种饥渴的想挨艹的人,只是两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却连点该有的运动都没有过,怎么想都不正常啊。

这天木森正在街上晃悠着,瞟到了一家无人售卖的情趣用品店,本着好奇的心理走进去转了转,各式各样的用品算是让他大开了眼界。一刻钟后,木森拎个黑色袋子快步往家里走去。

晚上
木森盯着浴室磨砂玻璃上隐隐约约的人影,耳边是哗啦啦的流水声,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起来。等到浴室门一开,热气争先恐后的跑出来挡在江浩面前,他还未反应过来,木森就已经吻住了他。江浩托起木森往床边走去,短短几步路两个人身上不多的衣服全都掉落在地上,房间里像是被两个人的亲吻点燃,气温骤升,暖黄色的灯光把床上交叠的人影映在窗帘上,仅仅是瞄上几眼就让人脸红耳赤起来,几声低沉厚重的喘息从二人贴紧厮磨的唇中泄出。

江浩一边回应这个热烈的吻,一边伸手抚上身下这具让他着迷的躯体。在喘息低吟中,两个人皆是满足的在对方手中交代出来。江浩看着木森面上一副魇足的样子,就有些心动的凑过去细细亲吻他,却不想被抓住手腕向木森的臀部摸去,江浩诧异的抽回了手“木森,你要做什么?”语气里的不解让木森心中隐隐有个想法。“江浩,你该不会不知道怎么做吧?”“怎么做?我们不是已经做过一次了吗?”听到这个回答,木森不禁有些好笑,他伸手在床边的袋子里掏了掏,拿出皮质手铐把江浩铐在床头。

木森拿着一管润滑液轻轻拍打江浩的脸庞,带着惑人的笑容缓缓开口“废物,乖乖躺下,我来教你真正的性爱。”

秦吟南
(2018.7.6)

2018年7月3日。

2018年2月13日。

2018年2月12日。

p2为梗。2018年2月11日

又一个片段。2017年12月31日。